晚慕

杂食动物_(:з」∠)_

【叶蓝】这是一块关于花吐症的小甜饼(下)


→另一半的糖
→叶蓝就应该甜甜甜呀
→HE完结
→前篇戳头像



果然跟心脏混久了自己也会变得心脏,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小蓝。

蓝河内心琢磨着,自己怎么一点好没学来净学了坏呢?

这个时候就有声音开口了,叶修哪里好了?

当然好了!蓝河下意识反驳——

荣耀打得好,散人的37连胜在那里摆着呢,还有四次冠军,四次最有价值选手,也就只有叶修这尊神了。

人也挺……温柔?蓝河有点迟疑,不过无论是第十区还是神之领域,蓝河承认,和叶修交涉比和车前子夜度寒潭他们交涉舒服多了,而且基本没有看到过他发火啊。一想到叶修这样的大神和他们一起混网游做交易,蓝河还是挺替叶修心酸的。

“我靠蓝河你醒醒,黄少才是最好的!!!”

蓝河突然醒悟过来,开始唾弃自己的行为——“我刚才居然差点儿爬墙???”

不过不管怎么说,蓝河还是准备和叶修见面了。鉴于花瓣还在往外咳,所以他不得不带了口罩去机场。在这样天气的G市戴口罩,蓝河差点没被捂死。

机场里面熙熙攘攘,蓝河还是第一眼认出来了叶修,除去叶修自带的光环,还有就是像他一样捂着的也没谁了。

蓝河悄悄咪咪的靠过去,然后被牵住了手。

蓝河:???

他抬头一看,叶修神色自然,带着他就往前走。

“叶神,你认识路吗?”蓝河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啊,机场哥还是知道怎么走的,出去了就靠你了啊小蓝。”

“去吃饭?叶神你饿不饿啊?”

“那小蓝你带哥去个安全的馆子啊。”

蓝河忍不住偷笑,这荣耀大神出个门还有那么一点点心酸。

叶修好像是看出来了蓝河心里在想什么:“话唠出门也是这样的,而且他比哥还容易被认出来。”

听见黄少天的名字,蓝河一下子蔫儿了。待会吃饭还是得摘口罩啊,怎么跟叶修解释咳花瓣这事儿啊?

“叶神,其实我不叫许博远,但是我的名字太长了不想念,你知道爸爸特有钱我妈妈特好看就行了。所以其实我开心的时候会咳出花瓣。”

蓝河:我最近看了什么奇怪的书么?

蓝河甩掉了脑海当中不靠谱的想法。“实在不行就坦白吧,叶神顶多调侃两句。反正他喜欢黄少全蓝雨都知道了,不多叶修一个。”



蓝河带着叶修去了一家绝对安全的馆子,毕竟这家店是黄少来过并且没被认出来的。作为一个合格的迷弟,蓝河平常的关注点可以说除了荣耀就是黄少天了。当然,自从君莫笑出现了以后,蓝河的注意力被分出去了那么一点点。

“真的只有一点点。”——来自迷弟蓝河。

终于把叶修领到了馆子落了座,蓝河长舒了一口气。他俩没被憋死真是荣耀女神开眼。

“叶神你想吃什么就点啊,这家店还都挺好吃的。”

叶修翻着菜单,眼睛倒是瞄着蓝河,“蓝啊哥跟这边也不熟有什么好吃的也不清楚,要不你来?”

蓝河想了想觉得也没毛病,问了问大神有没有什么忌口和什么特别中意的,刷刷刷就点好了菜。

“不愧是哥看上的人,就是这么贴心。”叶修心里默默念叨着,此时他还不知道这就叫滤镜。

蓝河这边一边点菜一边纠结着呢,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倒是放弃挣扎了。算了,坦白了吧,叶神也不是会乱说的人。

“叶神,我跟你说个事儿。”蓝河缓缓地摘下了口罩,以像是要慷慨赴义一样的口吻说:“我会吐花儿。”

叶修:???



“所以是花吐症?我还以为这是编出来的呢。”叶修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百科,“那这上面说的都是真的?”

蓝河点了点头“应该没错。”脸上是难得的凝重。

叶修没说话,脸上也是难得的凝重。

突然,“蓝啊,过来——”叶修向蓝河招了招手,示意他坐过来。

蓝河有点儿迷糊,但还是乖乖地挪了过去。“叶神你干……唔——”

温热的唇带着夏天的味道覆了上来,蓝河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脑子里一片糨糊。

在嘴唇上的温度离开后,蓝河的脑子还没有清醒过来。“蓝啊,你这是沉迷于哥的爱意当中了?说实话我不介意再吻下去的。”叶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小蓝根本没有推开他啊,有戏。

如果是老魏……完了不能再想象下去了,住脑啊叶修,住脑!!!

“叶……叶神?”蓝河终于回过神来了。

“怎么了?”

“你是不是不要命了啊!!!”

得,敢情这是转移话题呢。叶修无奈地笑了笑,刚打算摸根儿烟,瞥见了明晃晃的禁烟标志又缩回了手。不过小蓝这样也可爱嘿嘿。

叶修想了想,清清嗓子说:“我喜欢你,许博远。”

打直球吧,这样下去可能小蓝得一直躲着他的心意了。叶修的手有点抖,搁在裤子兜里藏得好好的,脸上风平浪静。

与此同时,许博远除去在消化刚刚突如其来的亲吻与告白,还在思考着另一些让他疑惑的事情,比如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咳花儿了。

“难道我喜欢的是叶修???”蓝河有点儿懵。

喜欢黄少吗?

喜欢。蓝河很快得出了答案。

哪一种呢?

哪一种啊……喜欢夜雨声烦出其不意的攻击,蓝雨赢了比赛的时候黄少的神采奕奕。想要更近距离去接触这个人,近一点,再近一点

——可是,并没有想过亲吻。

许博远好像有点儿明白了。

喜欢叶修吗?

喜欢。

哪一种呢?

许博远半天没说话,脑海里浮浮沉沉的,像是在午夜的狂风暴雨中行驶的小船一样,晃晃荡荡。答案呼之欲出,长久积压在心底的感情憋的他喘不上来气。因为答案的不可能性,所以在花瓣吐出来的第一时间蓝河选择了拿偶像当挡箭牌。

我喜欢的是黄少啊——蓝河这样对自己说,然后以此为准则行事。可是被深深埋藏的种子还是发芽了,

叶修在一边安静地等着,他想:小蓝不接受他怎么办?

啧,当然是继续追啊,小蓝当然是他的了——

叶修的手刚刚放松下来,许博远这边也开口了。

许博远想着,藏在最深处的种子大概是开花儿了吧。这个他自己下意识隐藏起来的秘密,终于忍不住从嘴里跑出来了。

怀里的温度终于让许博远在这一系列荒诞的事情中找到了真实感。

他说,我也爱你啊,叶修。





——end.





大春:我当初就不该让蓝河去。我恨!

笔言飞:我当初就应该拦下蓝河。我恨!

曙光旋冰:我当初就应该让二笔拦下蓝河。我恨!

蓝河:虽然我喜欢叶修,但是立场坚定黄少一万年!

叶修:看见没小蓝说他喜欢我。

叶修大大,你这个滤镜加的有点严重啊




→对不起拖延症晚期我有罪,为了连续加了一点点前面的。

→最后欢迎勾搭!


评论(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