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慕

杂食动物_(:з」∠)_

【周翔/一发完小甜饼】对你偏爱太过




       "这是一个周泽楷和孙翔互相宠着对方的小故事"




       杜明想抽自己一巴掌。要是时间能退回一个小时前,他就算是吞卡也不会提议轮回聚餐了。

       轮回客场拿了个10/0,虽然对方是个小战队,但是高兴还是肯定的,尤其是擂台赛里翔哥的一挑二,大屏幕上还一直重复着一叶之秋的精彩瞬间。赛事结束已经是八点多了,飞机就干脆订了第二天的下午,好让大家睡个安稳觉。

        如果杜明不搞什么"增进感情"的庆功会,也许他真的能睡个好觉。

        杜明: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孙翔喜欢队长,不知道孙翔这么喜欢队长。单知道队长宠着孙翔,不知道他这么宠着孙翔。

       杜明眼巴巴地望着孙翔夹走了最后一块糖醋排骨,舔舔嘴唇,琢磨着从翔哥筷子底下夺食儿的成功几率有多大,就看见排骨放到了周泽楷碗里。

       " 诺,糖醋排骨,你不是爱吃这个吗,最后一块儿你的了。" 孙翔干了像往常一样的事儿,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殊不知已经被杜明在心里腹诽一万句了。

       " 妈的,谈恋爱了不起啊!" 杜明腹诽。

       转眼看见周泽楷在挑鱼刺,嘴贱问了句"队长你喜欢吃鱼啊?"看着周泽楷小心翼翼的动作又补了句"平时我都是吃了再漱鱼刺的,队长你真细心。"

       "不是,给孙翔的。"

       杜明觉得谈恋爱是真的了不起。

       江波涛笑眯眯的:杜明真傻,真的。不动声色地夹走了最后一个丸子。

       " 周泽楷我会择鱼!" 孙翔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他这么大的人了还用别人帮他挑鱼刺,说出去还不叫人笑话。

       " 我帮你。" 周泽楷言简意赅,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累了,好好吃饭。"

       杜明已经吃不下去了,狗粮真管饱,呵。

       第二天一上飞机孙翔就选了周泽楷旁边的座位,抢了一半耳机,自然地歪在轮回好队长的肩膀上,留下一句"周泽楷到了记得叫我啊 " 就睡了过去。江波涛路过的时候向小周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杜明一副没眼看的样子赶紧经过了两人。

       飞机落地的时候还是个上午,心情绝好的经理手一挥决定放上半天假下午再开始训练,于是队员们出了机场都三三两两地上了不同的车。

       " 哎江副,队长咋又和孙翔一块儿走了,他俩是不是要吃独食去!"

      江波涛高深莫测:"队长应该是能吃顿好的了。"

      下午的时候要开复盘会,经理象征性的讲了几句话就留下了队员开始干正事儿。江波涛敏锐的察觉到周泽楷和孙翔间的气氛不对,联系到孙翔的咬牙切齿和周泽楷的微笑,感觉自己好像看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但是杜明没有。
  
       "江副,队长和孙翔吵架了?" 杜明蹭到江波涛身边悄咪咪地问。

       江波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明啊,你想追到唐柔妹子还有很远的路呢。" 吴启沉重地点点头。

       " 我靠你们什么意思啊!"

       轮回的复盘气氛很轻松,平时喝个饮料吃个零食都OK。吴启走向小冰箱看着有什么饮料,回头问"大家要喝什么吗?"

       除了孙翔周泽楷都麻烦吴启拿了饮料,大屏幕上开始播放昨天的比赛录像,复盘算是开始了。

       " 周泽楷我要喝冰可乐!" 孙翔在录像放了二十分钟的时候开口了。

       周泽楷乖乖地从冰箱里拿了两瓶可乐出来,递了一瓶给看起来很凶的翔哥,自己则拧开了另一瓶。

       周泽楷想了想,又把拧开的递给了孙翔,把孙翔手里的拿回来 " 你的,太凉。"

      " 我就要喝凉的!" 孙翔凶他。

       杜明想,为什么刚刚吴启那饮料孙翔不要这会儿又支使队长,为什么队长说句话孙翔这么凶。

       最重要的是,这大热天的为什么孙翔还穿了个高领衬?

      看着陷入迷惑的杜明,吴启一脸"救救孩子"看向江波涛,江波涛给了他一个"没有用,救不了,等死吧"的眼神。

       " 对身体不好。" 周泽楷皱了皱眉。孙翔哼了一声还是接过来周泽楷手里的可乐。

       接下来的复盘里,翔哥不断指使周泽楷——

       " 周泽楷,我要吃薯片。"

       " 好。"

       " 不要这个,要番茄味的。"

       " 好。"

       " 周泽楷,手机。" 手机就递到了翔哥手里。

       周泽楷越乖,孙翔就越咬牙切齿,反观轮回队长,倒是一脸温柔,宠溺简直要溢出来。

       这种诡异的气氛持续到复盘结束,江副的最后一个字刚说完,孙翔就"噌"地一下站起来——

       " 你大爷的周泽楷!"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但是江波涛依旧一脸轻松,甚至露出了心脏的微笑。吴启看着江波涛的笑容也明白了过来,拽着杜明跟着江副就往外走。

       " 江副队孙翔和队长不会打起来吧!你们怎么都出来了还,万一出事儿了怎么办啊!" 杜明一脸担忧。

       " 放心吧他俩在里面肯定不会打起来的。" 吴启安慰小明。

       但是在别的地方可就说不定了。江波涛别有深意地想。

       周泽楷看着眼前气愤的少年,眨了眨眼睛。他抱住了孙翔,用一种哄孩子式的语气说"别生气了。"

       赛场上所向披靡的孙翔在某些方面意外的纯情,比如现在,他只能红着耳朵嘴硬"周泽楷你别跟哄小孩儿似的哄我,我跟你说不管用!"

       孙翔你先别让他抱着再说呀!

       " 不是小孩儿。"周泽楷安慰他。

       但是是我的小朋友。周泽楷默默在心里想。

       " 我靠周泽楷你松开!"孙翔还想挣扎。

       感受到怀里人的挣扎,周泽楷抱得更紧了。并且得寸进尺地在耳边厮磨:"喜欢你。"呼出的热气吹在孙翔耳朵上,让他的脸也红了。

       翔哥想,他这辈子算是栽在枪王手里了。

       晚上食堂,杜明看着孙翔不在心里疑惑,翔哥跟队长一直一块儿吃饭的,联想到下午复盘紧张的气氛,今天真吵架了?

       吴启想,追到唐柔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江波涛看着打包了一份饭的队长,心里一切明了。






       第二天,杜明看着孙翔脖子上的红色印记冷冷地想:呵,狗男男。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感觉周翔这一对儿谈恋爱无敌苏了

【叶蓝】这是一块关于花吐症的小甜饼(下)


→另一半的糖
→叶蓝就应该甜甜甜呀
→HE完结
→前篇戳头像



果然跟心脏混久了自己也会变得心脏,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小蓝。

蓝河内心琢磨着,自己怎么一点好没学来净学了坏呢?

这个时候就有声音开口了,叶修哪里好了?

当然好了!蓝河下意识反驳——

荣耀打得好,散人的37连胜在那里摆着呢,还有四次冠军,四次最有价值选手,也就只有叶修这尊神了。

人也挺……温柔?蓝河有点迟疑,不过无论是第十区还是神之领域,蓝河承认,和叶修交涉比和车前子夜度寒潭他们交涉舒服多了,而且基本没有看到过他发火啊。一想到叶修这样的大神和他们一起混网游做交易,蓝河还是挺替叶修心酸的。

“我靠蓝河你醒醒,黄少才是最好的!!!”

蓝河突然醒悟过来,开始唾弃自己的行为——“我刚才居然差点儿爬墙???”

不过不管怎么说,蓝河还是准备和叶修见面了。鉴于花瓣还在往外咳,所以他不得不带了口罩去机场。在这样天气的G市戴口罩,蓝河差点没被捂死。

机场里面熙熙攘攘,蓝河还是第一眼认出来了叶修,除去叶修自带的光环,还有就是像他一样捂着的也没谁了。

蓝河悄悄咪咪的靠过去,然后被牵住了手。

蓝河:???

他抬头一看,叶修神色自然,带着他就往前走。

“叶神,你认识路吗?”蓝河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啊,机场哥还是知道怎么走的,出去了就靠你了啊小蓝。”

“去吃饭?叶神你饿不饿啊?”

“那小蓝你带哥去个安全的馆子啊。”

蓝河忍不住偷笑,这荣耀大神出个门还有那么一点点心酸。

叶修好像是看出来了蓝河心里在想什么:“话唠出门也是这样的,而且他比哥还容易被认出来。”

听见黄少天的名字,蓝河一下子蔫儿了。待会吃饭还是得摘口罩啊,怎么跟叶修解释咳花瓣这事儿啊?

“叶神,其实我不叫许博远,但是我的名字太长了不想念,你知道爸爸特有钱我妈妈特好看就行了。所以其实我开心的时候会咳出花瓣。”

蓝河:我最近看了什么奇怪的书么?

蓝河甩掉了脑海当中不靠谱的想法。“实在不行就坦白吧,叶神顶多调侃两句。反正他喜欢黄少全蓝雨都知道了,不多叶修一个。”



蓝河带着叶修去了一家绝对安全的馆子,毕竟这家店是黄少来过并且没被认出来的。作为一个合格的迷弟,蓝河平常的关注点可以说除了荣耀就是黄少天了。当然,自从君莫笑出现了以后,蓝河的注意力被分出去了那么一点点。

“真的只有一点点。”——来自迷弟蓝河。

终于把叶修领到了馆子落了座,蓝河长舒了一口气。他俩没被憋死真是荣耀女神开眼。

“叶神你想吃什么就点啊,这家店还都挺好吃的。”

叶修翻着菜单,眼睛倒是瞄着蓝河,“蓝啊哥跟这边也不熟有什么好吃的也不清楚,要不你来?”

蓝河想了想觉得也没毛病,问了问大神有没有什么忌口和什么特别中意的,刷刷刷就点好了菜。

“不愧是哥看上的人,就是这么贴心。”叶修心里默默念叨着,此时他还不知道这就叫滤镜。

蓝河这边一边点菜一边纠结着呢,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倒是放弃挣扎了。算了,坦白了吧,叶神也不是会乱说的人。

“叶神,我跟你说个事儿。”蓝河缓缓地摘下了口罩,以像是要慷慨赴义一样的口吻说:“我会吐花儿。”

叶修:???



“所以是花吐症?我还以为这是编出来的呢。”叶修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百科,“那这上面说的都是真的?”

蓝河点了点头“应该没错。”脸上是难得的凝重。

叶修没说话,脸上也是难得的凝重。

突然,“蓝啊,过来——”叶修向蓝河招了招手,示意他坐过来。

蓝河有点儿迷糊,但还是乖乖地挪了过去。“叶神你干……唔——”

温热的唇带着夏天的味道覆了上来,蓝河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脑子里一片糨糊。

在嘴唇上的温度离开后,蓝河的脑子还没有清醒过来。“蓝啊,你这是沉迷于哥的爱意当中了?说实话我不介意再吻下去的。”叶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小蓝根本没有推开他啊,有戏。

如果是老魏……完了不能再想象下去了,住脑啊叶修,住脑!!!

“叶……叶神?”蓝河终于回过神来了。

“怎么了?”

“你是不是不要命了啊!!!”

得,敢情这是转移话题呢。叶修无奈地笑了笑,刚打算摸根儿烟,瞥见了明晃晃的禁烟标志又缩回了手。不过小蓝这样也可爱嘿嘿。

叶修想了想,清清嗓子说:“我喜欢你,许博远。”

打直球吧,这样下去可能小蓝得一直躲着他的心意了。叶修的手有点抖,搁在裤子兜里藏得好好的,脸上风平浪静。

与此同时,许博远除去在消化刚刚突如其来的亲吻与告白,还在思考着另一些让他疑惑的事情,比如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咳花儿了。

“难道我喜欢的是叶修???”蓝河有点儿懵。

喜欢黄少吗?

喜欢。蓝河很快得出了答案。

哪一种呢?

哪一种啊……喜欢夜雨声烦出其不意的攻击,蓝雨赢了比赛的时候黄少的神采奕奕。想要更近距离去接触这个人,近一点,再近一点

——可是,并没有想过亲吻。

许博远好像有点儿明白了。

喜欢叶修吗?

喜欢。

哪一种呢?

许博远半天没说话,脑海里浮浮沉沉的,像是在午夜的狂风暴雨中行驶的小船一样,晃晃荡荡。答案呼之欲出,长久积压在心底的感情憋的他喘不上来气。因为答案的不可能性,所以在花瓣吐出来的第一时间蓝河选择了拿偶像当挡箭牌。

我喜欢的是黄少啊——蓝河这样对自己说,然后以此为准则行事。可是被深深埋藏的种子还是发芽了,

叶修在一边安静地等着,他想:小蓝不接受他怎么办?

啧,当然是继续追啊,小蓝当然是他的了——

叶修的手刚刚放松下来,许博远这边也开口了。

许博远想着,藏在最深处的种子大概是开花儿了吧。这个他自己下意识隐藏起来的秘密,终于忍不住从嘴里跑出来了。

怀里的温度终于让许博远在这一系列荒诞的事情中找到了真实感。

他说,我也爱你啊,叶修。





——end.





大春:我当初就不该让蓝河去。我恨!

笔言飞:我当初就应该拦下蓝河。我恨!

曙光旋冰:我当初就应该让二笔拦下蓝河。我恨!

蓝河:虽然我喜欢叶修,但是立场坚定黄少一万年!

叶修:看见没小蓝说他喜欢我。

叶修大大,你这个滤镜加的有点严重啊




→对不起拖延症晚期我有罪,为了连续加了一点点前面的。

→最后欢迎勾搭!


【叶蓝】这是一块儿关于花吐症的小甜饼(上)

→半块儿糖
→保证HE
→欢迎勾搭!




迷弟蓝河上线——

这是一个蓝河以为自己喜欢的是黄少其实真正喜欢的是叶修的故事,然而他自己还不知道。

叶修表示:我从来不知道粉丝滤镜这么厚啊,我只感受过霸图的爱。



蓝河发现自己开始往外咳花瓣的时候,率先想到了花吐症。

与此同时的脑内弹幕是——

完蛋了我也亲不到黄少啊,那我岂不是死定了我靠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啊啊啊!!

蓝河一脸悲痛欲绝,然后还是收拾东西上班去了。



蓝雨工作室环境还是很好的,起码在这个热成狗的时期工作室还是凉荫荫的。但蓝河还是摊在电脑椅上,一副要化了的样子。

“我去老蓝你这是受了什么打击了,这么颓?”笔言飞探头。

蓝河刚想反驳就被喉咙的窒息感卡住了,被掐住脖子似的咳了半天,得亏电脑间有隔板挡着,没人发现他嘴角的花瓣。

“老蓝你不至于吧,都气的你说不上话了?”笔言飞又插一刀。

“去去去,不想跟你说话。”蓝河有气无力的,单不说花吐症这悲惨的结局,现在咳花瓣就够他受的了。

“蓝河同志,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笔言飞一脸沉重,“你的好友君莫笑上线了——”

!!!

蓝河:果然当生活给打了你一巴掌后,还会揍你一顿让你觉得这一巴掌不算什么。就像我现在觉得花吐症并不是什么大事了。

蓝溪阁派出去和叶修交涉的自然是蓝河。

大春:我要是知道会把蓝河嫁出去我一定不会让他去。

笔言飞:我要是知道会把蓝河嫁出去我一定拦住大春。

曙光旋冰:我要是知道会把蓝河嫁出去我一定和二笔一起拦住大春。

蓝河:为什么是嫁出去???

总之蓝河小同志接到了艰巨的任务——刷君莫笑这个大boss。

“稳住蓝河,你能赢的。”内心默念完,许博远自己都不信。

蓝河:我要是牺牲了你们一定要记得在蓝溪阁宣扬一下我的事迹,最好让黄少听见。

蓝河还是乖乖去和君莫笑谈交易了——

蓝桥春雪:叶神,你说你一个职业玩家跑到网游里来跟我这些小公会对着干多没劲啊。

君莫笑:话不能这么说啊小蓝,你们蓝溪阁还是三大公会之一呢。不过……

蓝桥春雪:不过什么?

君莫笑:不过要是你觉得蓝溪阁小兴欣永远欢迎你啊,公会里好些人都可想你了,哥都比不上你啊。

蓝桥春雪:不可能!!

“况蓝雨还有黄少呢哼哼,当然这点小心思二笔大春他们知道就算了,跟叶修就不能乱说了。”

君莫笑:是不是因为蓝雨有话唠啊?

……

蓝河:我之前什么也没有想,没有。

蓝桥春雪:好吧好吧叶神,咱们谈谈怎么样你才能够放过蓝溪阁好不好。

君莫笑:这个简单啊,小蓝你来兴欣就行了,我绝对不抢蓝溪阁的boss了。

蓝桥春雪:不可能!叶神你实际点!

君莫笑:那这样吧,小蓝咱们见一面?

见叶修!蓝河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福利,啊呸,什么福利,不是不是。

蓝桥春雪:叶神你是说见我???

君莫笑:蓝啊是不是蓝雨剥削压榨员工啊,你这记性现在就成这样了?

“我靠!!!”蓝河忍不住了,这个称呼是不是太暧昧了点啊。而且蓝雨是联盟最好的战队,最好的!!!

蓝桥春雪:……

君莫笑:行了行了,不逗你了。

君莫笑:见一面,就不抢蓝溪阁boss了,哥说话算话啊。

蓝河想了想,总觉得这里面藏着什么巨大的阴谋。而且自己这咳花瓣儿也不好见人啊。

蓝桥春雪:叶神你看别人行不行?

这回回复来的到是很快,几乎是秒回。

君莫笑:不行,只能是你。


只能是你啊小蓝,毕竟我喜欢的,只是你。


叶修在电脑对面笑了笑,点上了一根儿烟。

看来他喜欢的对象,好像还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他喜欢着啊。

那边半天没有回应,叶修也就有耐心地等待着,一小会儿烟都抽去半根之后,屏幕才有了动静。

蓝桥春雪:好。

得,小蓝愿意见我了,这下就好办了。叶修想了想,敲下了一行字。

君莫笑:小蓝你把电话给我呗

蓝桥春雪:叶神你有手机了?!

君莫笑:是啊是啊,而且你是我第一个存上的联系人,有没有觉得很激动很兴奋。

蓝桥春雪:因为苏女神的电话叶神你背下来了?

果然跟心脏混久了自己也会变得心脏,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小蓝。

蓝河内心琢磨着,自己怎么一点好没学来净学了坏呢?







————TBC





→加了花吐症的小甜饼就是鲜花饼!

→求评论,欢迎扩列!


【叶蓝小甜饼】电竞大神微博表白,对象竟是……(下)

→另一半的糖,前篇戳头像
→依然是晚期拖延症
→一点点喻黄
→欢迎勾搭!



“这个人这么好喜欢他是理所应当啊!”

“你可是黄少的迷弟啊,黄少的!!!”

两个小人在撕。

蓝河还是妥协了,他终于放弃探究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喜欢上叶修了,一心一意地开始了自己暗恋。

君莫笑从第十区到神之领域,蓝河一路看着一路跟着,到最后,人家叶修跑职业赛场上去了,这下没法跟着了——

蓝河纠结了一会就不难受了,本来嘛,他就是应该在那个赛场上闪闪发光的呀,在网游里欺负他们这些小公会算怎么回事!


叶修这个人啊,他所站的地方,本来也不是我能够到的啊。


其实蓝河心里还是有点难受的。

“踏实暗恋吧你!”这是蓝河最后下的定论。




所以当蓝河看到微博的时候整个人是懵的——

“我暗恋的人说他喜欢我,我应该怎么办,急!”

小剑客还是敲开了君莫笑的私聊。

“好夸张……”

……

“我靠叶修个不要脸的!!!”

蓝河看着屏幕上叶修的回话,甚至忘了这人在跟他表白。

蓝桥春雪:叶神别开玩笑了,蓝溪阁最近没有得罪你吧!

蓝桥春雪:叶神你是不是表白错人了?转发错了?

蓝桥春雪:我靠叶神你不会是想给黄少表白的吧?!可是黄少已经和喻队在一起了啊,你是不可能的不要妄想了!!

五分钟——

蓝桥春雪:叶神?

五分钟——

蓝桥春雪:叶神?

这个时候叶修在和老魏方锐大大扯皮,回头一看屏幕,嗬——

“小蓝你这脑洞也太大了,哥写的明明白白是表白小蓝啊。”

“我喜欢你啊,小蓝。”

暴击——

蓝河觉得自己残血了,君莫笑的杀伤力果然不是随便说说说——

职业选手,职业选手。

“叶修你犯规了啊!”

“我这是在表白。”

脸红了……蓝河你把持住啊!!!

蓝河其实还是有一点不敢相信自己被喜欢的人告白了,这种被幸运女神选中的感觉,还是上一次偶遇黄少顺便要到了签名的时候感受过的。

“还是to签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河:在不知道黄少和喻队在一起之前,我甚至以为给黄少告白成功的可能性都比给叶修告白成功的可能性大。

蓝河: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会给黄少告白。

“小蓝你给哥个回复呗,行的话咱俩好好过,不行的话哥再想想办法。”

叶修瞧着屏幕上半天没动静,下定决心发了这么一句话,这小剑客明显一直在转移话题嘛。

虽然说叶修发的这句话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不在乎的气势,其实手心都冒汗啦。

看着半天没有消息的对话窗口,叶修的心里“咯噔”一声——

完蛋了

“其实我已经做好长期追人的准……”叶修的话还没打完,一大段文字就从发了过来——

“叶修我也喜欢你啊……”叶修呼吸一窒,“喜欢你很久了,大概是你还在第十区的时候就喜欢了。你这个人老是欺负我们这些小公会,我居然还喜欢上了你,说出来也是丢脸。但是我也没办法啊,真叫人生气。”

叶修还没反应过来这么巨大的信息量,就又看见了一句话——

“喜欢的人也喜欢着我的感觉,太好了。”

叶修觉着这句话在闪闪发光,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小剑客抱在怀里——

“我也喜欢你很久了啊我的蓝河,比我自己知道的还要早。”



“沐橙啊,帮我定一下去G市票,要最近的,”

苏沐橙笑眯眯的:“成功了?”

叶修点起了烟:“是啊,哥上回这么紧张还是还是你第一次比赛的时候。”

说真的,叶修在兴欣对轮回的决赛当中,最后的六点五秒都没有那么紧张,因为当时内心坚定的相信着自己能够成功,满满的肯定是最最坚强的后盾。可是跟小剑客告白不一样,心里没个底儿,何况蓝河小同志还是个黄少天的粉丝。

叶修:我对于小蓝是话唠的粉丝这件事情一点儿也不介意,真的:)




蓝河到机场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的,在看见了裹得严严实实的叶修以后,脑子就更不清醒了。

“叶神你怎么来G市了?”

“来表白我的小蓝啊,”叶修笑了笑,干了一件想干了很久的事,把小剑客揉进了怀里,“蓝啊你没忘了哥微博上是怎么说的吧——”

“我喜欢你啊,许博远。”

叶修的笑容明明晃晃,光芒让许博远的视线有些模糊。




叶修V:哥在G市。【十指相扣的手 jpg】




——end





→终于写完啦!
→欢迎勾搭!私戳留言都好!
→最后私心一下有没有小天使愿意来微博互fo啊~





【叶蓝小甜饼】电竞大神微博表白,对象竟是……

→这是半颗糖
→拖延症真的没救了
→有一句话林方
→欢迎勾搭




叶修的微博炸了,原因是他对蓝河的表白。

蓝河:?

@叶修V:表白小蓝,哥去G市#烟//@蓝桥春雪V:表白黄少!在G市吧蓝雨主场!//@黄少天V:下一场的友谊赛各位想在哪里开啊?本剑圣的粉丝肯定遍布整个中国啊哈哈哈哈哈哈,各地方的朋友挥起你们的双手!对了这次去的B市烤鸭超级好吃啊,转发的随机抽一个送B市烤鸭啊,粉丝福利粉丝福利,表达剑圣大大对你们的爱!!

蓝河:我只是安静地做黄少的迷弟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叶修叼着根烟坐在电脑前,笑呵呵地看着屏幕,丝毫没有注意把探究的目光向他投来的老魏和方锐。

“老叶啊你笑得那么猥琐是又抢了谁家boss还是副本爆了橙武啊?”

“去去去,谁猥琐了。老魏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能自己猥琐就看谁都猥琐啊是不是。”

“不过你这个笑容吧,让我想起来青训营时候的老魏,啧啧。”方锐毫不留情,一黑黑俩,在叶修和魏琛要打死他的前一秒,接到了林大大的电话,跑了。

叶修转回头看屏幕,那边的小剑客已经发了好几条消息过来了,他隔着屏幕都就想象出了蓝河炸毛的样子——啧,好想抱一抱啊。

这个人啊,是我的。不能放手,要紧紧抱住的。



叶修笑了笑,把烟又放回了嘴里,双手在键盘上忙碌着。

蓝桥春雪:叶神,在么?

君莫笑:在啊小蓝,你一找我我就出现了

蓝桥春雪:叶神今天微博上那个事儿……

君莫笑:怎么了小蓝,哥在你表白呢你没体会到?

蓝桥春雪:看见了……是不是您手滑转错了人的了???

叶修一看蓝河的回复,乐了。哟,这小孩儿这么害怕啊,连“您”都用上了,平时都没这待遇啊。

君莫笑:小蓝你在质疑我啊,哥好伤心啊#大哭

君莫笑:而且职业选手怎么能手滑呢,黄少天那样的一边说一边打都不能手滑,我跟你一心一意聊天怎么会啊是不是?


蓝桥春雪:……

又是省略号大法,叶修想起了当初刚刚认识的时候,笑了——

第十区的蓝河,蓝溪阁好会长,一开始想拉拢他,被自己坑了还要忍着和自己打交道,叶修有时候就在想,那一端的屏幕后面,是一个怎样的人呢?第十区的各位会长里面,蓝河是唯一一个让他愿意多聊上一会的,他愿意看着小剑客炸毛的样子。从最开始的“叶神”到“滚!!”他从这个蓝溪阁的小剑客身上,看见了很多很多吸引他的东西,具体的是什么叶修也形容不出来,有他的话来说,就像荣耀女神一样。

叶修自己出神的回想着第十区的时候,魏琛和方锐在旁边一脸惊悚地看着他。

“卧槽老叶这是怎么了笑得这么猥琐!”来自魏琛。

“不正常,绝对不正常!”来自方锐。



蓝河这边从叶修转发了微博以后就炸了,QQ微信微博各大能找到他的社交软件上,小红圈一直是99。

蓝河: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暗恋,暗恋这种事情,对蓝河一个没谈过几次恋爱的就投身荣耀事业的男生来说,简直手忙脚乱了。唯一一次谈恋爱是在高中,还是人家小姑娘先递给他一封信这才醒悟过来,之后的日子平平淡淡,分手也是平平淡淡。蓝河一点谈恋爱的自觉也没有,稀里糊涂的在一起又稀里糊涂的分手,喜欢的感觉还没有真正明白过呢就结束了。

所以,所以喜欢上叶修这件事,蓝河也反反复复琢磨,琢磨着自己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一尊神了呢。

“是黄少不够帅还是荣耀没意思,你给我去喜欢叶修?”蓝河扪心自问。




——tbc.



>一激动就发出来了,然而我还没写完:(
>算是半颗糖吧
>最后欢迎勾搭!私戳留言都好啊qwq













【全职/多cp】和他的,好的故事

→太傻忘记打tag,旧文重发
→cp见tag
→欢迎勾搭♥


#喻黄#
“你问我好的故事呀我跟你讲那可真是太多了!比如说吧来到蓝雨啊蓝雨的食堂是在太好吃了尤其是白斩鸡队长可喜欢了!还有能来到蓝雨和队长一起战斗我们还有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

“属于蓝雨的夏天,还有在训练营遇到了少天。”



#双花#
“他走了之后又找到了他,不管是手伤也好转会也好,我们最后总算是在一起啦。”

“没能一路陪着他,但和他一条路走到黑。”
“沃日!什么叫一条路走到黑!!!”



#双鬼#
“虚空拥有双鬼,我拥有了阿策。”

“选择了虚空和鬼剑士,别以为我下句就是遇见了李轩,那个才不算。”



#江周#
“轮回⋯⋯还有江。”

“大概是被经理发掘到了轮回吧,当然不是说贺武不好啦,只是在轮回才遇到了小周啊。”



#王乔#
“那个孩子找到了自己的路,幸好没有错过他,握住了他的手。微草也走向了属于自己的光辉的未来。”

“终于站到了他能够看见的位置,能够与队长并肩,在台下。”



#肖翔#
“在嘉世的那一年遇见了他,喜欢上了,还在一起了。后来回到了雷霆。世邀赛上终于又能一起战斗了。”

“一叶之秋慢慢找回着斗神的名号,入选世邀赛,能和小事情一起战斗!”



#叶蓝#
“能在游戏里遇到他。网游高玩和职业大神的故事,这种小说的设定。那是我从没想到的,最好的故事。”

“抢boss抢回来了一个男(xi)朋(fu)友(er)”



● 暗戳戳的人也喜欢我,世界真的太美好了!!
● 最近放糖!!!
● 最后祝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你喜欢的人也刚刚好喜欢你♥

PUSH【灿白/异能pro/副勋鹿】

突然想起以前写过一个灿白的开头,副cp是勋鹿,放出来要是有人看就写下去吧。

Chapter one

“呐!暻秀,接好了!”听到边白贤的声音,都暻秀向前跃了两步,跳起来接住了自己的手提电脑顺带在地上滚了两圈。“白贤你小心点,别我电脑没被偷走到让你给摔坏了!”“K,我这对付个人很不容易的好吗!你那身手还会接不到你家小情人儿?”

说着话,“噗呲”一声,边白贤的匕首扎进了对方的心口,猩红滚热的血液从对方的胸膛溅了出来,给边白贤的白衬衫也绘上了艳丽的画。

边伯贤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随即蹲下身将匕首上的血蹭到的对方的衣服上,匕首干净了,衣服花的不成样子却没法子复原,他转过身对都暻秀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软着声音道“暻秀——我的衣服。”

这边都暻秀还在检查着他的“小情人儿”有没有事,听到边伯贤的话,转身将外套脱下来扔了过去,边伯贤接过外套麻利的穿上拉好了拉链,依旧软着声音道“暻秀——我的衬衫,那可是你给我买的,怎么办呐?”

都暻秀仔细检查了一遍电脑,一点问题都没有,终于将心放回肚子里,应声道“我再送你一件一样的就是了,这件回去处理掉就好。”边伯贤听到了这句话,终于不再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笑弯了眼说“暻秀我就知道帮你救回了小情人儿……”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因为某个人一边冲他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一边说到“嘿,那边的小哥,你在发光!”

“嘿,那边的小哥,你在发光!”

边伯贤觉得自己的额头上一定是有一个愤怒十字的,卧槽!打断他想继续坑暻秀就算了“你在发光”这句话是怎么回事啊!这不是45°仰望天空的有着明媚的忧伤的少女才会说的吗!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高的男生冲着自己说出这句真的没病吗?

边伯贤觉得,他笑成这样多半是有病的。

“伯贤,你的身上——”都暻秀的声音带着惊恐,边伯贤不用想也知道现在都暻秀的脸一定是惊恐.jpg了。

低头一瞥,边伯贤自己也愣住了,自己的确是在——边伯贤一点也不想那么说,但自己的确是在“发光”,光芒不是很亮,从刚刚没握匕首的右手一直蔓延到小臂,再一路往上直到脖颈处消失,这让边伯贤在暗黑的巷子里确实格外的耀眼。
但只是那么一下,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迅速的冷静下来,他抬起头来看向面前那个笑得一口白牙的男生,心想着自己可能错怪他了,他应该是没病的。

“你居然是光诶!”有着一口的白牙男生语气惊讶又隐约带着兴奋,长腿一迈越过了那具还温热的尸体走了过来,边伯贤警戒起来,伸手去拉身后的都暻秀。

能够对尸体毫不在意的人,那可都是都是尸体见多了的人。

这个人很危险。边伯贤眯起了眼睛,想着应对的办法。

“光可是很少见的,没想到我出来一趟,还带着这么好的运气。”高个男生语气充满了惊喜。男生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这让边伯贤很不爽。他很讨厌这种别人什么都知道,他自己却什么都不清楚的感觉

边伯贤脑子在高速运转着,想着应对的办法,盘算着自己直接突破成功的几率有多大,又想到身边还有暻秀,都暻秀又带着他的“小情人儿”——他可不敢想要是都暻秀的“小情人儿”受伤了,后果会是什么样的。

边伯贤一边想着,眼睛却也没有离开那个男生,毕竟是能够在尸体面前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人,他怎么着也得防备着点儿。

男生说完那句话,冲边伯贤神秘的一笑。男生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笑起来的样子让边伯贤愣了一下,真的是——很好看呐……

边伯贤怎么说也是见过世面的,身边的都暻秀在学校里边儿就是不少女生的心中里的标准男神,自己长得也能站在都暻秀身边跟他一块儿在学校里边浪。可是这个男生的确是让边伯贤小小的震惊了一下,笑起来那么好看的人,他边伯贤还真没见过几个。

不过边伯贤的目光很快就被男生的手吸引过去了,他不得不去看那只手——修长洁白的手指间环绕着跳跃的火苗,然而手却似乎不受火的影响。突然,火苗聚集成一团,形成一簇炽热的火焰悬浮于男生的手掌之上。

黑暗的巷子里面,有人带着光,有人带着火,心思各异。

“喏,看明白了吧,我们,都是一样的。”男生说完这句话,脸上轻松的笑容消失了,严肃的样子与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你得跟我走,他也是。”

“不和你走呢?”

“抱歉,没有这个选择。”男生耸了耸肩,“因为我们是一样的,至于他——”男生的目光转向了一旁的都暻秀,“他全都看到了,不是吗?”

边伯贤暗自皱了皱眉,盘算着强行突破的事儿。巷子口被堵住了,而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生的实力一点儿也不清楚,不过不是很低就是了,至少他能够制——呃?边伯贤很想找个词来形容,但是眼下的确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来形容这种能力,心里把教自己体育的语文老师全家上上下下问候了一遍。没错,那会儿语文老师不是老让他罚站跑圈来的吗?好了吧这下连个形容词都找不出来。

“别想着逃跑,就算你现在跑了,早晚也是要把被带回去的。”

“起码我现在不用不明不白的被你带走,不是吗?”边伯贤扬了扬眉,略带挑衅地看着那个男生。

“怎么会是不明不白的呢,你会得到解释的。”男生不再那么严肃,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不过你们得跟我走,回去了才能解释给你们听,我可不想看着这家伙讲事情。”男生瞥了一眼了地上的尸体,皱了皱眉,随即把目光转向边伯贤,似乎在等边伯贤的答案,手中的火焰却是没有熄灭。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边伯贤望向了都暻秀,后者点了点头。

“我还不知道你所说的回去是去哪儿?”都暻秀终于说上了一句话,他站到边伯贤的身边,怀里还抱着他的“小情人儿”,很是爱护的样子。

“回——”男生故意拖长了音调,瞥了一眼边伯贤,后者并没有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他叹了口气,继而无力的说道“W-TWO。”

边伯贤刚要迈步子,身前的男生突然回头,眼睛亮晶晶的,在黑暗的巷子里似乎比他手上的火光还要显眼,全然没了刚才那副无力的样子,继而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对了,我叫朴灿烈。”

#其实我真的是个杂食动物_(:з」∠)_#
#欢迎勾搭人帅不狗好调戏#

【全职高手/多cp】我要走了


#喻黄#

  以后不要挑食啊,不在身边的话,就不能照顾你了呢。所以照顾好自己吧。
  我们的少天,可是剑圣啊。

#双花#

  繁花血景,一半我带走了,落花狼藉就留下吧。
  陪着百花缭乱。

#双鬼#

  阿策啊,第一阵鬼的位子,以后可就就交给你了。

#周翔#

  双核。
  以后……嗯…枪王,斗神。

#林方#

  方锐大大,我要可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哟。
  犯罪组合什么的,我可是很怕被抓啊。

#叶蓝#

  蓝啊,你看哥出去买盒烟一不小心就被boss带走了。所以你以后一定要更加小心啊。
  乖,听哥话。就这一次。

#略occ#
#其实我是想发糖来着#
#看我真诚的眼睛#
#最后!欢迎来勾搭#

LES十题 理科生x艺术生

#十题#理科生x艺术生#苏起来#甜甜甜#



1.桌子上凌乱的草稿纸和废了的画稿堆放在一起,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意外的和谐。无奈的叹口气想要收拾,对方的双手却缠上了腰,伴着软糯的声音“我困了,睡觉嘛——”。

罢了,明天再收拾吧。


2.上课打开眼镜盒却意外地发现里面不是自己平常戴的黑框眼镜。平光镜啊,又把自己的眼镜拿走了吗?

今天意外的有些心累啊。


3.“你这个图画的比例不对,我来我来!”无奈的叹口气,转身把对方搂到怀里,“我只是画个草图啊……”


4.逛街的时候对方对着一只毛绒兔子少女心泛滥,“你看好可爱的兔子!”听着对方语气的语气勾了勾嘴角。

“是很可爱。”

“对吧对吧!”

“我是说你。”

看着对方瞬间移开视线低下头心情不禁大好。


5.毛绒兔子还是被买回了家,某人执意要抱着睡,最后兔子被扔了出去。

“只许抱着我睡。”


6.正在为模拟试卷的最后一道大题发难时,抬头看见了对方弄花了新衬衫手忙脚乱的样子。

“比起照顾她来说,其实最后一题也不是那么难。”


7.终于刷完了难题,刚要起身活动突然发现对方端着一杯牛奶在身边。

“终于写完啦,喏,给你的。”

“新衬衫放卫生间就好。”

“诶?”

看着对方一脸迷糊的样子,不禁伸手揉了揉头发,嗯,真软。


8.到家里做客,伯父伯母一个劲儿的夸赞着自己,又数落着对方的坏习惯。低下头小声嘟囔一句“别人家的孩子。”趁伯父伯母不注意凑到耳边轻声道:“是你的。”


9.期末复习繁杂而又沉重,好脾气也在难题里面磨光了。因为一点小事就与对方吵了起来晚上睡觉的时候背靠背谁也不理谁。想着今天的吵架睡不着,却发现对方转过身来扯着自己的袖子“呐,我错了嘛——抱。”


10.“诶诶诶,你说咱们是不是很有缘分啊~”

“缘分要等,我不喜欢等。”

“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你。”


全职高手 战队黑道pro 2

全职战队黑道pro


嘉世:分“前嘉世”和“现嘉世”。前嘉世由叶修吴雪峰等人创建,后叶修被迫退出,前嘉世慢慢垮塌。现嘉世由邱非带领,近年逐渐恢复,首领邱非。情报组织,各路消息灵通。与各个组织重新建立合作关系当中。


雷霆:明面上是个小工厂,实际为地下提供各类机械,如微草的医疗机械,兴欣的制毒类机械,也提供各种零件,如轮回。首领肖时钦擅长于设计机器,与微草兴欣轮回为合作关系,副首领方学才。


烟雨:红灯区,除兴欣之外的一家首领为女性的组织。同时也有毒品交易在烟雨进行,与微草合作,同时与义斩关系较近。首领楚云秀,副首领李华。烟雨的红灯区有等级之分,地点也因此不同,最高等级为楚云秀私人开的一家咖啡店,不接待任何“特殊客人”,平常多为楚云秀与其他组织谈事之地,也是地下好友聚会的常去地点之一。


义斩:明面上有许多产业,洗钱组织,在地下斩头露脚不久。组织人员身份多为富家子弟,有自己产业,人脉广。义斩也参与走私活动,因成员人脉关系,每次都颇为顺利。与各个组织关系都不错,首领楼冠宁,名下企业有一家酒店,为地下谈事聚会常去地点之一,与楚云秀的咖啡店并称为“老地方”。


虚空:暗杀组织,与蓝雨不同的是,虚空擅长于诅咒巫蛊等方面,亲自埋伏目标极少,多在组织内部即可进行。首领李轩,副首领吴羽策,皆擅长于诅咒方面。与各组织关系良好,没有什么合作关系,井水不犯河水,是众多组织当中比较特殊的一个。


呼啸:普通人口中的“黑社会”。组织打手众多,多接摆平堂口或者“给人教训”的任务。首领唐昊,一身功夫极好,副首领刘皓,原前嘉世副首领。呼啸与百花关系较近,百花为其提供弹药,成员受伤多去微草,因而与微草关系也较近,与霸图之间也有一定的合作关系。


剩下的补全了_(:з」∠)_

然而我的懒癌还是没有好QAQ